Rosemary庄园,看尽百年繁华,脱胎又是少年

引子

都铎王朝, 英国中世纪近200年的黄金时期,建筑风格盛行奢华高雅。都铎建筑中的翘楚是位于英格兰的雅诗阁酒店Ascott House, 离数百年常青藤的牛津大学仅一小时车程。英国首相格莱斯顿(William E. Gladstone)的女儿玛丽,在1880年访问雅诗阁酒店後感言:“美如宫殿“。都铎风格建筑,在大不列颠全球的土地上被复制,以彰显主人的低调高贵。

英格兰的都铎雅时期建筑, 前英国首相女儿盛赞的诗阁酒店Ascott House

1912年,在温哥华西区Shaughnessy,一座酷似雅诗阁的都铎风格建筑也正在兴建。矗立在近4万尺的大地上,是当时最大最贵最漂亮的房子,也是阿尔伯特Albert的爱巢。Albert把他刚出生的爱女和刚完工的爱巢都叫同一个名字Rosemary,仿佛他同时有了两个女儿。Rosemary庄园,这所低奢的都铎房子,有了名字后,宛如注入了灵魂一般,也开始了她的生命之旅。

迷迭香Rosemary庄园, 约在1915年拍摄 女儿Rosemary和她妈妈

2021年,自看了CBC新闻报道后,知道这座百年宅邸----迷迭香Rosemary庄园,是温哥华最具历史价值的英伦都铎式高雅奢华的文化遗产建筑,是市政府指名推荐的温哥华观光旅游特选景点之一,坐拥于温哥华顶级第一桑纳斯贵族豪宅区。对Rosemary庄园倾心已久的我,竟有幸一睹她的芳容。现任屋主,是来自中国对有文化历史和建筑有特殊情怀的赵先生。他的好友Jenny带我从外到内参观,渐进式的愉悦和震撼充满了我:这所百年建筑,外观竟如少女般没有一丝的皱纹,屋内更是她睿智高贵活力优雅和有趣的灵魂。

Jenny看着眼睛放光手舞足蹈的我,宛然一笑,娓娓细说迷迭香Rosemary庄园的故事。

百年繁华

第一任原屋主阿尔伯特·图尔克(Albert Tulk), 律师和投资商

阿尔伯特·图尔克(Albert Tulk),一个安大略省商人的儿子,于1898年他18岁时到加拿大西北育空(Yukon)淘金后,成了一个成功的律师和投资商,很快在温哥华安定下来。1912年,他聘请着名的建筑师塞缪尔·玛克瑞尔(Samuel Maclure) ,在温西富人区商纳斯(Shaughnessy),专业设计他的新爱巢,建造一所具有英国中世纪都铎时代,浪漫风格的复兴建筑。Rosemary庄园,耗资约$75,000加币,分主楼与副楼两大部份,像一对恋人静立依偎在近4万尺大地上看云卷云舒,星出日落。这份天然的贵族优雅,为整个西区所仰望。

第二任屋主约翰John W. Fordham, 第14届BC省省督

接下来的10年里,无数人对Rosemary庄园表示仰慕和喜爱,其中也包括约翰John W. Fordham,他是当时著名BC省糖业公司总裁。1922年,他以接近房子造价的价格买下庄园。有了优雅的庄园后,他的人生如日中升且官运亨通,不久就成为了第14届BC省省督(Lieutenant Governor)。Rosemary自然成为省督的官邸。

1930年,庄园的真身,Albert的女儿Rosemary,16岁的她与心上人在美国结婚,也开始她的生命新篇章。

第三任屋主少校奥斯汀·泰勒Austin C. Taylor, 多个大公司总裁,包括加拿大银行

1931年,Rosemary庄园,也迎来她的另一位知己贵人。前军人少校奥斯汀·泰勒Austin C. Taylor,他不惜重金从省督手上买下。有了的庄园后,他人生也神奇的顺利,3年后就成为BC省电力公司董事会成员之一,之后便是加拿大银行执行总裁,皇家信托公司总裁,BC省林木业公司总裁。同时凭他对养纯种马以及赛马业的杰出贡献,于1976年入选加拿大赛马会名人堂。

第四任屋主圣母堂隐修院(Our Lady of the Cenacle)

孔子曰:三十而立,四十不惑。Rosemary庄园也怡然近40载,自幼以来贵人相伴,看尽繁华的她早以不惑,像有回归平淡修炼之意。命运似乎对此也早有安排。1947年,由圣母堂隐修院(Our Lady of the Cenacle)接手,作为修女的静修场所,这场修炼持续了整整半个世纪。Rosemary庄园也如顿悟一般,虽几番易手,竟波澜不惊。

直到遇见了她的另一个贵人,来自中国的赵先生。

脱胎少年

赵先生对有文化沉淀的建筑颇为痴恋,自看了唐顿庄园(Downton Abbey)后尤甚,一直想寻找他的梦中唐顿。命运似乎对此也早有安排。2014年,他在温哥华西区看到了Rosemary庄园,迅速堕入情网,紧紧捉住他的梦中唐顿。有趣的是,赵先生竟有缘见到庄园的真身Rosemary, 她早已从美国回归故里温哥华,见到赵先生非常高兴,尤其欣慰他的修缮计划,知道庄园将会重现辉煌。一个月后,了无牵挂的Rosemary本尊安然去世,享年100岁。

赵先生对Rosemary庄园的疯狂热恋却才刚开始。

有人为博美人一笑,不惜一掷千金。若以此计算,赵先生掷千金超过6千多次,高达6百多万。这倒不是想把Rosemary笑死,只是他想彻底改造Rosemary,同时尽可能保留都铎的风格灵魂,因为他喜欢的就是她这份文化沉淀的睿智优雅。”修旧如旧“,这是赵先生的初衷和坚持。这个理念和对Rosemary这个A类历史遗产建筑同样怜爱有加的温哥华市政府不谋而合。市政府文化遗产顾问唐纳德(Donald Luxton) 非常赞许赵先生的计划:一个大胆疯狂而又细腻温柔的外科手术般改造。“这是极具挑战和异常艰巨的“,负责改造工程FairTradeWorks的总裁Jim Perkins如此说。

大刀阔斧又小心翼翼的改造开始。先从Rosemary衰弱的器官开始,全新替换了电气,照明,暖气和水管系统后,又细心整修书房,舞厅,厨房,卧室,卫浴,中西双厨,外墙和花园。历时数年,Rosemary终于脱胎换骨又成了一少年,从里到外焕发出健康的体魄。看着自己参与修复的至爱获得重生,房屋内外依然散发出古董级的典雅高贵,赵先生终于露出了自豪舒心的微笑。

为了妆扮重生的Rosemary, 赵先生往返欧洲无数次,遍历各处精品古董店去寻找能配得上她的家具,摆设和装饰品。在意大利专门定制大型水晶吊灯,让房子熠熠生辉,高贵典雅。他还喜欢坐在漂亮的大书房里静静的欣赏和阅读,他说只是想和她进行灵魂的交流。为了装扮他最爱的音乐厅,赵先生专门找到巴黎大剧院特有的玛丽安红金丝绒布,嵌套在墙上既有吸音效果又营造出歌剧院的富丽堂皇的氛围。 一套近20万的专业音响,巨型喇叭绝对是舞台级的,音乐响起,仿佛回到都铎盛朝的宫廷舞会。

赵先生坚持“修旧如旧”的理念始终如一。保持了Rosemary风格灵魂不变, 但已然又是少年,充满生命的张力!

至此,赵先生才觉得已经毫无保留地付出他对Rosemary所有的爱,又隐约明白自己对她历史责任的释怀。他知道,健康强壮睿智典雅的Rosemary庄园,她的下一个百年生命之旅,已悄然开始!

耗着资600多万“修旧如旧”后, 文化气质凝重又熠熠生辉的Rosemary庄园, 拍摄于2021年

结语

听完这旷世感人的故事,我请Jenny允许我在Rosemary庄园独步倘佯。再从大气开阔的庄园前庭院开始,顺着罗马循环迎宾车道,走进这座近1万7千尺实用面积的庄园。庄园分主副楼两大部份,主楼四层9房10卫。我慢步再看巨大的宴会厅,在舞厅轻轻转身滑步幻想与她共舞,尝试静坐图书馆与她交流;再穿过主楼甬道到达副楼,副楼三层3房2卫,自带厨房独立出入,仿佛看到准备宴会的忙碌。 清风卷帘,绿叶婆娑,我顺声走到后院,如茵绿草深深,红砖大露台,幽长度玫瑰花廊,沁人花香,仿佛Rosemary庄园似少女般在轻风中漫舞舒展!

佛说万物皆有灵性。我闭目仰天,Rosemary和她的主人们都是幸运的,能相互找到彼此,命运对此应该早有安排吧。

寄红娘

若您想亲眼目睹Rosemary庄园的芳颜,了解更多细节,敬请联系鲁艺Yvonne 604-339-3088。她非常乐意为您牵红线,结良缘。


電話:604-339-3088 / 微信號:QQ3393088